原标题:哪些行为将被重点打击?2020保险中介市场乱象整治开启

  原标题:哪些行为将被重点打击?2020保险中介市场乱象整治开启

  原标题:哪些行为将被重点打击?2020保险中介市场乱象整治开启

  来源:保险文化

  NO.1

  近日,银保监会向各银保监局下发《2020年保险中介市场乱象整治工作方案》(下称《方案》),明确了2020年保险中介市场乱象整治工作重点,对保险专业代理机构、保险经纪机构、保险公估机构、保险兼业代理机构、中介渠道业务以及互联网保险业务的乱象整治工作进行了分门别类的安排。

  根据《方案》,虚构业务套取费用、挪用截留保费、编制虚假数据、销售未经批准的非保险金融产品、存在非法集资或传销行为等市场乱象仍是监管部门今年的整治重点。

  其中,“虚构业务套取费用”是今年整治工作的重中之重,包括利用中介渠道业务主体虚挂应收保险费、虚开发票、虚假批改或注销保单、编造退保等方式等(建议删去)套取费用;串通中介渠道业务主体虚构保险合同、编造未曾发生的保险事故或故意夸大已经发生保险事故的损失程度进行虚假理赔,骗取保险金或牟取其他不正当利益等。

  NO.2

  1.是否在账外暗中直接或者间接给予中介渠道业务主体及其工作人员委托合同约定以外的利益;

  2.是否唆使、诱导中介渠道业务主体欺骗投保人、被保险人或受益人;

  3.是否通过虚构中介业务、虚假列支等套取费用;

  4.是否违规销售非保险金融产品、存在非法集资或传销行为;

  5.是否委托未取得合法资格的机构或没有进行执业登记、品行不佳、不具有保险销售所需的专业知识的个人从事保险销售活动;

  6.是否通过中介渠道业务主体给予投保人、被保险人、受益人合同约定之外的利益;

  7.是否利用中介渠道业务为其他机构或个人牟取不正当利益;

  8.是否串通中介渠道业务主体挪用、截留和侵占保险费;

  9.是否存在不规范创新行为。

  NO.3

  1.是否通过虚构中介业务、过单、虚开发票等形式协助保险公司套取费用;

  2.是否销售未经批准的非保险金融产品、存在非法集资或传销行为;

  3.是否挪用、截留、侵占保险费;

  4.是否编制虚假业务、财务事项,通过虚列会议费、印刷费、服务费、信息技术服务费、工资、佣金等形式套取费用;

  5.是否给予投保人、被保险人、受益人保险合同约定以外利益;

  6.是否超出自身或被代理机构经营区域、范围开展业务;

  7.是否委托不具资格人员履行高管职责;

  8.是否向保险公司及其工作人员收取或索要合作协议以外利益;

  9.是否存在借疫情渲染炒作保险产品情况。

  NO.4

  1.是否存在高管人员空缺或未实际履职的情况,是否存在因涉嫌犯罪被起诉的情况;

  2.注册资本金托管是否符合要求,是否足额投保职业责任保险或缴存保证金,并保证其连续性;

  3.是否建立完整规范的财务、业务档案,是否如实记载业务情况,是否按时、如实报送报告及报表;

  4.是否通过虚构中介业务、虚列费用、虚列人员、虚假理赔等方式套取资金;

  5.是否与非法从事保险业务或保险中介业务的机构或个人发生保险经纪业务往来,是否销售未经批准的非保险金融产品、存在非法集资或传销行为;

  6.是否给予投保人、被保险人、受益人保险合同约定以外的利益,是否收受保险公司或其工作人员给予的合同约定之外的酬金或其他利益;

  7.是否依法依规开展信息披露,是否通过虚假广告、虚假宣传等方式进行不正当竞争;

  8.是否存在借疫情渲染炒作保险产品情况。

  NO.5

  1.是否通过虚构中介业务、过单、虚开发票等形式协助保险公司套取费用;

  2.是否挪用、截留、侵占保险费;

  3.是否编制虚假业务、财务事项,通过虚列会议费、印刷费、服务费、信息技术服务费、工资、佣金等形式套取费用;

  4.是否给予投保人、被保险人、受益人保险合同约定以外利益;

  5.是否向保险公司及其工作人员收取或索要合作协议以外利益;

  6.银行类兼业代理机构是否存在销售误导行为;

  7.银行类兼业代理机构是否存在篡改客户信息或未向保险公司提供全面、完整、真实客户信息等情况;

  8.银行类兼业代理机构是否存在其他违反《商业银行代理保险业务管理办法》规定情况;

  9.车商类兼业代理机构是否存在强制搭售保险行为。

  NO.6

  保险中介从业人员包括保险公司销售从业人员、保险专业代理机构从业人员、保险经纪机构从业人员、保险公估机构从业人员。

  1.是否为所有从业人员按时在保险中介监管信息系统(下称“中介系统”)办理执业登记;

  2.是否及时为离职从业人员办理执业登记注销手续;

  3.是否存在违规避税、套取费用而虚挂虚增的人员;

  4.从业人员执业登记信息是否真实完整准确;

  5.在2019年从业人员执业登记清核中自查、监管检查发现的问题是否按计划进行整改;

  6.从业人员执业登记制度机制是否健全;

  7.在同口径统计前提下,保险公司在中介系统、中国银保监会统计信息系统、保险公司自身人员管理系统以及对外公开披露这四个方面的从业人员数据是否一致。

  NO.7

  编制虚假材料、虚列费用、牟取不正当利益被罚最多!

  根据统计,2019年包括经纪、代理、公估在内,中介机构共被罚2729万。其中,被处罚最为频繁的原因就是“编制虚假材料”、“虚列费用”、“牟取不正当利益”,而这也是反复在2020年中介业务乱象整治方案中被提及的。

  就单单看2020年一季度,银保监会及各银保监局针对保险中介机构开出罚单134张,占比28.51%;罚款金额845.67万元,占比11.66%。其中,保险代理机构收到罚单数量最多,达50张,且罚款金额最高,达408.9万元。

海量资讯、精准解读,尽在新浪财经APP

责任编辑:张缘成